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涛促进“三链”融合服务高质量发展

科技创新、科技产业与基金投资的融合发展,已经成为促进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中国科学院成立科技创新投资产业联盟,汇聚中国科学院下属研究院所、科技产业集团和投资机构力量,是促进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三链融合发展的又一重要举措。为此,本刊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涛。

科技创新是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年会上的江丰是“高调”的,但对于江丰所在的“低调”行业,大多数人并不太了解。

民营高新技术企业江丰电子位于宁波余姚,从事的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制造用超高纯金属材料及溅射靶材的研发、生产、销售,订单来自全球上百家企业。

靶材生产出来了,如何运送到客户手中?物流成为了疫情期间遇到的又一难题。

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柳传志带领10名科技人员,用20万元创办了计算所公司,后发展成为改变全球计算机市场格局的联想集团。20世纪80年代,中科院人员创办的“两通两海”(信通、四通、科海、京海)标志着高技术企业在中关村崛起,中关村也发育成为我国高科技产业第一基地,并掀起了我国科研人员下海创业的第一波热潮。

“如果这批货不能按时送到,之后的订单我们将全部取消。”客户的态度很坚决,这让物流总监朱晓东倍感压力。

聚光灯下,中外员工共同演绎的一首《友谊地久天长》将晚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从老家出发前,吴有水特意洗了车。“不是公司需要嘛,还是要有人出来的,对吧。”

王青松挨家挨户地做工作、接送员工返工。有的小区进不去,他就等在门口,将事业部员工的办公电脑等隔着小区围栏递进去。

回到老家江西鄱阳县过年的吴有水只能困在家中,“我们村不让出,亲戚家的村子不让进”。

“努力买套房子,小点儿也行,让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得稳定一些。”在年会热闹气氛中,吴有水对新年有了清晰的目标。

台下的氩弧焊工吴有水一直在为同事们喝彩鼓劲儿。对于在舞台上表演节目,腼腆的他并不太擅长。

销售收入至少保持原有的80%,这是姚力军和公司高管团队心里的底线。

自2015年以来,中国科学院批准设立了多个技术创新与产业化联盟,对促进知识和技术成果的转移转化、辐射和扩散,促进联盟成员间的协作与交流,共同拓展业务空间发挥了重要作用。

加快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科技创新。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在优化存量和扩大增量基础上实现经济结构升级,在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同时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两者都需要科技创新发挥驱动性作用。张涛指出,中国科学院既注重通过关键技术突破及产业化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壮大,也一贯注重利用科技创新推动现有产业提质增效。比如,以服务“制造强国”战略为主题,以推进制造业向精密化、绿色化和智能化发展为方向,中国科学院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促进了中国制造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跃升。

但吴有水还是尽最大力量撑起了整个车间的生产任务,“就尽可能地干”。

受疫情影响,“被困住”的不仅是吴有水,还有江丰生产的靶材产品。

对于江丰电子来说,安排员工有序复工复产迫在眉睫。

中科院科技创新投资产业联盟将成为推动三链联动的重要平台

“希望中科院科技创新投资产业联盟成为推动三链联动的重要平台”,张涛说,“首先,联盟要积极推动各类会员关注和参与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事业,挖掘优质科技资源并推进产业化,服务国家高质量发展;第二,联盟要积极促进科技与资本的高效对接与良性互动,通过开展各类活动增进科研机构、科研人员与投资机构的相互了解,提高资本与技术的对接效率,改变信息不对称、资源不对称的现状;第三,联盟要推动院内各层级投资机构共同维护好‘中国科学院’品牌,使中科院创业投资群体成为培育发展新一代高科技企业的催化剂;第四,要坚持开放办联盟的方针,吸引更多的优质资源融入科技创新,加强与相关部门、地方政府、大型企业集团和院内外其他产业联盟的合作。希望中科院科技创新投资产业联盟为助力科技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此外,国科控股持股企业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和联想之星也已在风险投资、并购投资和天使投资领域发展成为行业领先机构。多家院属产业化基础较好的研究所也通过多种方式参与了股权投资和基金管理业务。

作为车间里为数不多拥有私家车的员工,吴有水接到了生产线领导要求到岗的通知。

江丰电子第一天复工员工到岗就达到了47%,大概在5天后,员工的复工率就已经超过了80%。今年3月份,江丰电子创造了历史出货最高纪录,一个月出产了14000枚靶材。“这是相当大的一个量。”董事长姚力军说。

“我们的客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24小时、一年365天连续工作,没有节假日。客户如果停一天的话,损失会很巨大。”江丰事业部经理王青松说道。

1987年,中国科学院与国家经济委员会联合设立了中国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基金会,突破了原有科研成果资金支持体系,扶持了一大批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实现产业化。

不光要按时生产,按时送达也成了难题。物流总监朱晓东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运输出现问题,就只能不惜成本重新做一批产品再次送出。

靶材是制造芯片的关键材料,我国一直依赖进口,实现国产化是国家的战略需求。

此次成立的中科院科技创新投资产业联盟,由国科控股发起,联合了国科控股下属国科投资、国科嘉和、中科院资本、中科院创投及联想控股下属君联资本、联想之星,并汇集了中国科学院产业化能力较强的研究所、科技企业和长期参与中国科学院科技产业投资的投资机构。

“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一个多大的事情?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对我们的客户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少了工友搭班的吴有水有时会觉得力不从心,“有些东西比较重,你也使不上劲,抬不动它。”

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

“中国科学院不仅是我国科技创新的国家队,也是我国科技产业化、科技创业的探索者和推动者”,张涛说。

为此,三大运营商对宽带业务进行价值重塑,开始瞄准智慧家庭市场:中国移动正由规模领先向智慧家庭运营领先迈进。一方面,坚持“千兆引领”,建设千兆宽带网络,提升网络质量;另一方面,全面开展端到端质量优化,提升装维营服一体化服务水平。同时,也注重价值变现,深化智慧家庭运营,促进价值提升。

很多客户都在询问订单的发货情况,物流总监朱晓东一晚接到过上百个电话。

一个企业如此,一个产业也如此;一个地区如此,一个国家也如此。

2002年,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原名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国科控股)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国科控股是首家中央级事业单位经营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代表中国科学院统一负责对院直接投资的全资、控股、参股企业经营性国有资产行使出资人权利,并对院所属事业单位占用的经营性国有资产的运营履行监管职责权。经过近20年的持续发展,中国科学院下属高科技企业的业务范围已覆盖了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大多数领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技术、节能环保、新材料等,逐步发展成为我国高科技产业不容忽视的一支重要力量。

年会上,董事长姚力军博士信心满满:今年会是半导体的一个大年,“这也将是公司发展最好的一年”。

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抗疫物资的生产中都会使用到大量的芯片。凭借多年经验,姚力军判断,“芯片是不会停产的,因此一定要确保芯片的供应。”

六稳六保看中国,今天就从一家民营科技企业和芯片产业的突围说起。

中国电信也在对宽带业务价值重塑,上半年智能家庭布局成效显现,其把握在线教育、远程办公、视频娱乐等对于家庭信息化的需求升级,以5G+光宽+WiFi6再度提 升家庭千兆接入服务,加快智能家庭产品服务体系的渗透,构建高质量千兆接入叠加智家应用的综合竞争力,驱动宽带业务与智能家庭形成融合互促。

1980年,中科院物理所科研人员陈春先创办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被公认为中国民营科技企业的雏形。“服务部”的设立虽然在当时引起了较大争议,但得到了时任中央和中国科学院领导的肯定,“陈春先的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此举大大推进了中关村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并促进了后来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和中关村科技园区的成立。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强调,“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实现依靠创新驱动的内涵型增长。要发挥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作用,使企业成为创新要素集成、科技成果转化的生力军,打造科技、教育、产业、金融紧密融合的创新体系。”张涛认为,我们要深刻领会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高质量发展的指示精神,发挥科技创新潜能,解决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的难点问题,以科技创新积聚发展动能,加快科技产业资本融合,并在这一转换过程中实现科技行业自身的高质量发展。

复工复产告急!物流运输告急!产业链供应链告急!

千方百计恢复生产,千方百计把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千方百计稳住产业链供应链。

中国科学院较早意识到资本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融合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提出推动创新链、产业链和资本链“三链融合”,打造从IP到IPO的科技经济融合的“运河体系”。

在浙江宁波,一家名叫“江丰电子”的生产芯片靶材企业,就是这样突破困局:在全球经济“断崖式”下滑的情况下,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和外贸出口逆势增长。

一个人的车间、物流存在的未知情况,除此之外,董事长姚力军要面对的还有江丰近1000位员工以及他们背后的千百个家庭。“做企业真的是特别难。”姚力军有时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江丰员工着急,全球客户也着急。

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当前,全国上下正在落实中央决策部署,育新机、开新局。

虽然公司每天都会为复工的员工发放口罩,一线工人吴有水还是“咬牙”在超市购买了一整袋,因为他还要承担家里的采买工作。“那时口罩比较贵的,13块钱一个,没办法。”

中国科学院高科技产业发展已成蔚然之势

而中国联通在北方主导区域和南方重点城市推出三“千兆”融合产品(千兆5G、千兆宽带、千兆Wi-Fi);聚焦家庭互联网市场,加快智慧家庭系列产品推广,促进宽带接入业务和其他业务共同增长。

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三链融合,打造IP到IPO的运河体系

春节前吴有水按照计划完成了靶材焊接工作,却没能按计划“过个好年”。

“中国科学院科技投资体系的打造已初具雏形”,张涛说,“希望这些与中国科学院血脉相连的科技投资机构能够以助力科技创新为己任,做爱科技、懂科技的投资人,利用资本的力量推动科技成果(IP)转移转化,助力院所企业成为具有自主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龙头(IPO),推动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2020年已经过去多半年,但不少江丰电子的员工提起1月中旬举行的新年年会仍然很激动,“台上台下都玩得很嗨,大家都特别有‘星味’。”每一位员工都身着盛装出席,走红毯、在背景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这场疫情,“事态可能会很严重”。这是攻克过一次次科研难关的姚力军最初的直觉。

自2008年起,国科控股作为机构投资人开展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业务,现已成为国内股权投资基金市场上起步早、管理好、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机构投资人之一。同时,国科系公司也依托中国科学院雄厚的科研资源和产业化经验,开展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业务,旗下现有国科投资、国科嘉和、中科院资本和中科院创投等GP管理平台,已形成了涵盖天使、VC、PE、FOF等各种基金类型、新兴产业各个投资方向、企业生命周期各阶段的基金投资体系,成为一支越来越有影响力的科技投资队伍。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让江丰电子上下一时“问题很多”。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要科技创新。规模和速度是前期我国经济发展的核心特点,主要解决“有没有”、“够不够”的问题,基本范式是基于低成本寻找全球产业链中的比较优势而赢得发展机会。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高效率和高质量成为核心特点,要解决“好不好”、“强不强”的问题,要建立绝对竞争优势才能实现在全球产业链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跃迁,进入新的发展空间。生产要素更高效配置、产品和服务质量的提高都需要科技创新支撑。